安康矿案(中)║ 营商环境受挑战,一起官司打九年

新知达人, 安康矿案(中)║ 营商环境受挑战,一起官司打九年

陕西省安康市平利县东盛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盛公司)与平利县海洋矿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洋公司)诉讼案。

企业经营有多难?

市场低迷退股,市场好转争夺

海洋公司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从事重晶石开采、加工、销售的民营企业,矿区位于安康市平利县洛河镇清水河一带。

新知达人, 安康矿案(中)║ 营商环境受挑战,一起官司打九年

安康市平利县重晶石矿产资源丰富,广泛用于石油、天然气钻探泥浆的加重剂,在钡化工、填料等领域的消费量也在逐年增长。

2003年12月17日,东盛公司(股东金国斌占股55%;股东许期斌占股45%)与海洋公司签订联营协议,双方约定:

三、资源的开采办法

1、成立两个采矿队,海洋公司为第一队,开采神仙台道坪大垭矿区,东盛公司为第二队,开采神仙台红坡垭矿区。

2、“银洞岩”及“银洞岩”西南方“长梁子”矿区的开发,双方在条件成熟后共同投资开发。投资比例双方各占50%,不再分开开采,实行统一核算的管理模式。

未想期间重晶石市场行情一落千丈,于是2005年许期斌将在东盛公司占股45%转让给海洋公司,2007年东盛公司将矿区经营权利转让他人,退出了经营(转让矿区后被海洋公司收购),至此,东盛公司与海洋公司彻底分道扬镳。

万没想到,2013年,退股(转让)七年后,东盛公司看到重晶石市场好转,于是拿着当时的合作协议,要求参与“银洞岩”及“银洞岩”西南方“长梁子”矿区的开发。

海洋公司认为双方合作早已结束;东盛公司股份、经营权、矿区也已转让;七年时间过去,东盛公司早已过了诉讼时效,对东盛公司的要求不予认可,双方由此产生纠纷。

▌2013年,东盛公司向平利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平利法院)立案起诉海洋公司。

▌2016年8月29日,平利法院作出(2013)平民初字第00542号民事判决书:要求海洋公司立即停止侵害、支付鉴定费86000元、驳回其他诉请。

要求海洋公司“停止侵害” ,但却无法列出“停止侵害”的具体内容,可谓现代版的“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海洋公司不服判决,向安康中院提出上诉。

▌2017年6月19日,安康中院作出(2017)陕09民终428号民事判决书:驳回海洋公司上诉,维持原判。

安康中院就是在此次审理中,委托没有矿山测量类别、鉴定人也未取得矿山测量资质的陕西蓝图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并依据这份意见书做出判决。

新知达人, 安康矿案(中)║ 营商环境受挑战,一起官司打九年

▌2017年8月23日,平利法院向海洋公司发出执行通知书,后从海洋公司银行存款中扣划鉴定费和法院执行费用。

海洋公司不服判决,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同时,向陕西省司法厅反应安康中院和陕西蓝图司法鉴定中心的行为。

▌2018年2月24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陕民申549号民事裁定书:驳回海洋公司再审申请。

▌2018年6月1日,陕西省司法厅出具《告知书》,认为陕西蓝图司法鉴定中心没有矿山测量类别、鉴定人曹安、杨建平也未取得矿山测量资质,“在超出界定的司法鉴定业务范围开展鉴定活动”。对陕西蓝图司法鉴定中心及鉴定人曹安、杨建平予以警告行政处罚。

▌2019年4月25日,东盛公司以海洋公司暂未实施侵害行为为由,书面撤回执行。

▌2020年4月8日,平利法院立案恢复执行,执行法官变更。

因停止侵害判决不明确无法执行,2020年4月22日,一审合议庭两位法官作出执行内容,补充了侵害范围及内容:海洋公司停止在平利县洛河镇神仙台重晶石矿“银洞岩”矿区及“银洞岩”西南方“长梁子”矿区的探矿、采矿等建设活动。

▌2020年6月23日,平利法院就停止侵害的范围及内容予以明确并作出答复:同2020年4月22日执行内容。

企业经营有多难?

争新矿、夺老矿,行为再升级

由于平利县人民法院无法界定“侵害”内容,连东盛公司都认为“海洋公司暂未实施侵害行为”,海洋公司停止在争议范围内探矿后,平利县、安康市两级法院的判决再次成为了空文。

随后二者想出一计:将海洋公司目前没有争议、正常经营的矿区扩大进来,意在“新老通吃”。

新知达人, 安康矿案(中)║ 营商环境受挑战,一起官司打九年

在陕西省地矿第一地质队向安康市自然资源局出具的《关于平利县海洋矿产有限公司有疑义开采的四处矿硐坐标核查结果的报告》中,海洋公司现在经营的K2矿体明确注明不在争议范围之内,但国土部门的报告均未被安康中院和平利法院采用。

2020年8月21日,安康中院委托西安正衡房地产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作出正衡测字【2020】第008号司法鉴定测量报告:对海洋公司现有的、不存在争议的、正常开采的四个矿洞硐口坐标进行测绘,形成四个矿洞坐标成果表及矿洞位置图。

继蓝图中心被陕西省司法厅行政处罚后,安康中院、平利法院未改正错误,反而再次越界,委托不具备矿产测量资质的正衡公司负责司法鉴定。

▌2020年9月1日,平利县人民法院作出(2020)陕0926执恢42号通知书:依据正衡测字【2020】第008号司法鉴定测量报告,四个矿洞位于34-37点的西南方向,位于15-21点的西北方向,所以四个矿洞构成侵权。海洋公司立即将1号、2号、3号、4号矿洞内的机械设备迁出矿洞,并将矿洞予以封闭,不得在矿洞内进行探矿、采矿等建设活动、交纳鉴定费59000元。

海洋公司申请执行异议,认为四个硐口并不在银洞岩矿区和长梁矿区内,不构成侵权。

▌2020年9月8日,平利县人民法院作出(2020)陕0926执异8号执行裁定书:驳回海洋公司执行异议。但并未明确驳回理由。

▌2020年10月13日,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20)陕09执他1号执行裁定书:执行法院变更为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法院。

海洋公司不服,申请执行复议。

▌2020年12月8日,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20)陕09执复43号执行裁定书:驳回海洋公司复议申请。

安康中院、平利法院一再驳回海洋公司复议申请,但始终没有说明缘由。

企业经营有多难?

身缠官司已九年

东盛公司是一家皮包公司,公司至今没有采矿、采矿资质,这样一家公司,(2007年)退出与海洋公司的联合经营已经十四年,(2013年)对联合经营提出异议时,诉讼时效已经过去七年。

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就是这样的无理诉求,得到了安康中院、平利法院的一路支持。

安康中院和平利法院的操作,对海洋公司的生产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这家现有从业人员150多人、致力于当地矿产开发、致力于带动当地群众脱贫致富、多年来一直是当地纳税大户的企业,陷入了生产停滞、经营苦难、前途未卜的危机。

纵观海洋公司身陷长达九年的这场诉讼,安康中院和平利法院置事实于不顾,置法律于不顾,置“营商环境最安康”的宗旨于不顾,竟是要扶持企业,还是要彻底消灭企业?

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法治化营商环境,是安康招商引资的关键吸引力、区域竞争的核心竞争力,是安康高质量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保障

在2019年中国国际化营商环境高峰论坛暨《中国城市营商环境投资评估报告》发布会上,陕西省安康市被授予“中国营商环境质量十佳城市”荣誉称号,是陕西省唯一获此殊荣的城市。

今年以来,安康市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扎实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不断深化“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努力克服疫情影响,支持企业共渡难关,推动市场主体向好发展。

安康中院和平利法院的作为,不仅使人们感慨:营商环境的塑造非一日之功,“营商环境最安康”任重道远。

本稿件由当事人提供发布,仅代表个人观点,与平台及媒体无关

原文标题:安康矿案(中)║ 营商环境受挑战,一起官司打九年

原文链接:http://mini.eastday.com/mobile/210219115230498.html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安康矿案(中)║ 营商环境受挑战,一起官司打九年》
文章链接:https://blog.soft997.com/hnews/2300.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