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康矿案(下)安康中院、平利法院为何甘为皮包公司“保驾护航”

新知达人, 安康矿案(下)安康中院、平利法院为何甘为皮包公司“保驾护航”

状告海洋公司的东盛公司,注册资本50万元,经营范围板石收购、销售,科技信息服务。没有矿产开发资质、没有常备从业人员、没有专业采掘设备,是一家典型的矿产行业皮包公司。

新知达人, 安康矿案(下)安康中院、平利法院为何甘为皮包公司“保驾护航”

天眼查显示,东盛公司经营范围板石收购、销售,科技信息服务。

新知达人, 安康矿案(下)安康中院、平利法院为何甘为皮包公司“保驾护航”

天眼查显示,东盛公司重晶石粉厂已经被注销

就是这样一家皮包公司,依据十四年前与海洋公司联营协议中一句意向性话语,在联营终止七年后,向海洋公司夺取非法权益。

就是这样一家皮包公司,安康中院和平利法院给以无原则的支持。

保驾护航:

判决执行中的八个“不一致”

安康中院和平利法院的定案事实与行政主管部门的认定多处存在不一致,即使他们之间,也是互相悖论。

一、安康市中院与陕西省司法厅认定不一致。

《陕西省司法鉴定管理条例》(陕西省人大常委会颁布)第38条规定,鉴定机构、鉴定人不具备司法鉴定资质、资格的,鉴定及鉴定文书无效。

此案鉴定是土地测绘鉴定还是矿山测量?

安康市中院司法技术室认为该鉴定为土地测绘鉴定,蓝图中心有陕西省司法厅行政许可的房地产测绘资质,因此具备完成此案鉴定的资质条件。

但鉴定机构行政主管部门陕西省司法厅认为该鉴定为工程测量专业标准子项中的矿山测量,蓝图中心鉴定业务范围中无矿山测量类别,鉴定人曹安、杨建平未取得矿山测量资质,因此蓝图中心作出的陕蓝鉴字(2015)地052号的司法鉴定属于超范围鉴定。

新知达人, 安康矿案(下)安康中院、平利法院为何甘为皮包公司“保驾护航”

2018年5月1日,陕西省司法厅发布《告知书》,对蓝图中心和鉴定人曹安、杨建平在此案中违规出具司法鉴定报告,分别予以警告的行政处罚。

二、与国土资源部门认定不一致。

海洋公司是否在银洞岩矿区及长梁矿区采矿?

国土部门是矿区的行政主管部门,法院采纳取国土资源部门的结论,任何单位都无权代替国土资源部门去任意决定矿区范围及归属。

2015年10月10日平利县国土资源局平国土资发【2015】36号关于金国兵要求肖新平停止侵害其合法权益等信访事项的答复:海洋公司没有违法违规生产,即海洋公司并未在只有探矿证的平利县长梁重晶石矿区(包括银洞岩矿区)采矿。

但是平利法院执行内容要求海洋公司停止在银洞岩矿区及长梁矿区采矿。

新知达人, 安康矿案(下)安康中院、平利法院为何甘为皮包公司“保驾护航”

法院应该明确海洋公司是否在银洞岩矿区及长梁矿区采矿,明确停止侵害的内容,不能判决让海洋公司停止并未实施的“侵害”行为。

三、与地质勘探部门认定不一致。

银洞岩矿区属于平利县神仙台重晶石矿区还是平利县长梁重晶石矿区?

法院应该听取矿区勘查单位陕西地矿第一地质队关于银洞岩矿区范围及归属的专业权威结论。

安康市及平利县探矿证和采矿证的勘查单位陕西地矿第一地质队,认为银洞岩矿体位于平利县长梁重晶石矿区。

新知达人, 安康矿案(下)安康中院、平利法院为何甘为皮包公司“保驾护航”

陕西省地矿第一地质队出具的报告未被安康中院和平利法院采用。

但是平利县法院执行内容即2020年6月23日一审法院答复、平利县人民法院(2020)陕0926执恢42号通知书、平利县人民法院(2020)陕0926执异8号执行裁定书,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陕09执复43号执行裁定书,认为银洞岩矿区属于平利县神仙台重晶石矿区。

四、与鉴定机构认定不一致。

即使法院委托的无资质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也与判决和执行不一致。

安康中院和平利法院无视陕西省司法厅告知,不积极整改,反而继续委托同样没有资质的西安正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司法鉴定报告,并依据报告作出判决和执行。

2020年8月21日,正衡房地产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作出正衡测字【2020】第008号司法鉴定测量报告:对四个矿洞硐口坐标进行测绘,形成四个矿洞坐标成果表及矿洞位置图,报告显示,四个硐口并不在银洞岩矿区和长梁矿区内。

2020年9月1日,平利县人民法院作出(2020)陕0926执恢42号通知书:依据正衡测字【2020】第008号司法鉴定测量报告,认为四个矿洞构成侵权。

新知达人, 安康矿案(下)安康中院、平利法院为何甘为皮包公司“保驾护航”

五、平利法院前后两份判决认定不一致

平利法院先认为银洞岩矿体均属于长梁重晶石矿区,后认为神仙台重晶石矿区。

2019年4月8日平利法院(2017)陕0926民初555号民事判决书认定:2017年9月平利县国土资源局委托陕西地矿第一地质队作出的银洞岩矿体位置测量技术报告真实予以采信,即法院认可报告结论即银洞岩矿体均属于平利县长梁重晶石矿区。

但是平利法院执行内容即2020年6月23日一审法院答复、平利法院(2020)陕0926执恢42号通知书、平利法院(2020)陕0926执异8号执行裁定书,认为银洞岩矿区属于平利县神仙台重晶石矿区。

六、安康中院判决执行不一致。

安康中院二审并未认定海洋公司在银洞岩矿区及长梁矿区采矿。

但在2020年10月作出的(2020)陕09执他1号执行裁定书中,认为“银洞岩”山体位于陕西省平利县神仙台重晶石矿区内。

七、平利法院和安康中院认定不一致。

由于采证混乱,无法界定“停止侵害”的内容和范围,平利法院和安康中院数次判决、执行中认定不一致,致使判决、执行成为一纸空文,拖延九年无法实施。

八、安康中院和平利法院与原告不一致

2019年4月25日,东盛公司以海洋公司暂未实施侵害行为为由,书面撤回执行。

立案、宣判、执行,要求海洋公司“停止侵害”,结果6年之后,原告反而说被告“暂未实施侵害”,平利法院、安康中院还能再魔幻不?

保驾护航:

谁在害怕视频上访最高院?

2020年10月,执行法院由平利县法院变更为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法院。

海洋公司不服复议裁定,坚持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视频接访,但汉滨法院说接访设备用不了,后海洋公司通过安康中院向最高院提交了监督材料,视频接访编号为(2020)法视执字第6号,并出具了接访单。

但接访日期2021年1月7日下午两点至六点并未接访,未告知未接访理由,1月8日安康中院告知不接访不重新排期且没有理由。

海洋公司接访申请符合《最高人民法院远程视频接访规则》第三条规定、且法院已受理并排期接访,而后未接访不重新排期且没有理由,不符合法定程序,海洋公司坚持要求法院维护当事人与最高院之间合法的视频接访权益。

保驾护航:

惊爆!原告干起了执行法官的活!

人们不禁疑惑:平利法院、安康中院为什么如此明目张胆的给一个皮包公司保驾护航?

东盛公司法人代表金国斌和其律师法院在未通知海洋公司的情况下,与东盛公司单方“实地调查”。

代表金国斌带着一众法官,并替法官标识洞口“予以查封”,众多法官对其积极主动承担“执行工作”表示认可。

由此可见,东盛公司与平利法院、安康中院的关系的确不一般。

一起并不复杂的法律纠纷,在平利法院、安康中院对东盛公司突破司法底线的支持下,成为一个无头案,拖延了九年都无法执行、结案。

依照目前的进展来看,如果不能把海洋公司所属矿区完美的交给东盛公司,这场官司还会无限期打下去。

本稿件由当事人提供发布,仅代表个人观点,与平台及媒体无关

原文标题:安康矿案(下)安康中院、平利法院为何甘为皮包公司“保驾护航”

原文链接:http://mini.eastday.com/mobile/210221123324062.html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安康矿案(下)安康中院、平利法院为何甘为皮包公司“保驾护航”》
文章链接:https://blog.soft997.com/hnews/2548.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