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契奇,一个投机者,还是真朋友?

  如果要在中国互联网上评选,2020我最喜爱的外国领导人,我相信除了某个前总统之外,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肯定能高居榜首。

  今年2月17日,武契奇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对中国的援助表示高度肯定:

  “在没人在乎我们命运的时候,是中国运来了呼吸机,是他们拯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虚伪的是,有些国家认为塞尔维亚从中国吸引投资者会带来很多问题,但实际上这些国家自己和中国贸易额比我们高出1000多倍。”

  每个心怀祖国的中国人听到外国领导人如此感激中国,肯定马上就会产生无比的骄傲之情。

  从一带一路到抗击疫情,中国对外援助过的国家可不少。可是能像武契奇如此仗义执言的,恐怕找不出第二个。偏偏这个武契奇领导的塞尔维亚还在欧洲。

  要知道,在这个西方大国联合在媒体舆论上抹黑中国的时代,武契奇宛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国际政坛“白莲花”,逢中必夸

  当然,也有人觉得武契奇是一个“表演艺术家”,他的行为、话术甚至肢体语言充满了“取悦中国的技巧”,舔得有点用力过猛引起不适。

  就以德媒的这次采访为例,武契奇习惯性地使用“一捧一踩”的讲话套路

  “我们修建高速铁路,希望速度能达到时速240km。但欧盟告诉我们不行,欧盟只能提供时速160km的铁路,他们还问我们为什么想要时速240km的高速铁路。然而中国方面告诉我们,同样价格他们可以修建时速240km的高速铁路。”

  武契奇似乎不会漏过任何一个在公开场合感谢中国的机会。春节前,武契奇在贺卡上写下祝福,还签下了自己名字的中文谐音“577”。

  被“两面人”坑多了,中国人现在看满口“爱中国”的“国际友人”多少有点PTSD。武契奇和他领导的塞尔维亚,到底是真朋友还是逢场作戏?

1

  2020年以前,很多中国人认识的最后一位“塞尔维亚总统”,可能还是米洛舍维奇。只是,那时候这个国家还叫南斯拉夫联盟。自波黑战争和南联盟大使馆事件之后,这个国家发生了什么,谁当了总统,大多数中国人是一点概念没有。

  (中国被美军轰炸的大使馆正是位于塞尔维亚的首都贝尔格莱德)

  然而,“武契奇的眼泪”突然间让他和他的祖国进入中国人的视野。

  当时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那段声音哽咽的视频发言,一夜间火遍全网:“欧洲的团结,只是写在纸上的童话罢了!只有中国才能帮助塞尔维亚人民……”

  武契奇的眼中噙着的泪花,似乎昭示着他内心的无奈和赤诚的真心,也打动了许多中国网友。

  本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传统,中国在当时遏制住新冠疫情在国内的势头之后,果断援助了塞尔维亚。

  (事实上,中国的物资第二天就到了塞尔维亚,不到一周,连专家组也到位了)

  面对中国的援助,武契奇以最高规格的礼遇迎接中国医疗队。3月21日,他宛如一个虔诚等待神祇降临的信徒,带领一众政府官员早早地在机场等候从中国到来的班机。

  看着中国专家带着十几吨的呼吸机、口罩、试剂盒等防疫物资到来,他再次流下了感动的泪水。鉴于疫情期间不便握手或拥抱,武契奇与医疗队成员一一碰肘。感动得眼眶泛红的他,更是在接机现场弯下腰,对一面五星红旗献上了深情之吻

  

  从此之后,每当武契奇公开谈起中国,都会有一个“三谢中国”的环节。

  从此武契奇得到了中国网民的持续关注。于是2020年10月份,身高一米九八的武契奇在白宫坐“小椅子”的照片再次成为中文互联网的热门话题。

  许多中国网友认为,因为武契奇亲华,特朗普才给他坐小椅子,想要当众羞辱他。于是纷纷仗义执言,为武契奇鸣不平

  隔着半个地球,一个欧洲国家领导人的个人行为引发了中国网友的“共情”。这种情况前所未见。

  所谓物极必反,一片叫好声中也有一些网友表达了对武契奇的负面情感:

  他们将武契奇称为“表演大师”,认为作为一个外国政客,这一系列跪舔中国的表演显得“用力过猛”

  还有一些网友认为武契奇虽然尊重中国,可并不代表他是一个合格的领导人,他甚至称不上是一个好人。

  (事实上在接受中国援助之后,塞尔维亚的疫情依然发生剧烈反弹)

  那么武契奇真的是一个“好总统”吗?是什么样的政治抱负让他选择“逆流而上”拥抱中国呢?

2

  1970年,武契奇生在贝尔格莱德的一个塞尔维亚族富裕家庭。

  塞族的身份在他出生前就影响着他的家族。

  二战时期,南斯拉夫被纳粹德国占领。国内的克罗地亚地区兴起了一股法西斯伪军叫乌斯塔莎。

  乌斯塔莎奉行极端民族主义,想让克罗地亚从南斯拉夫独立。于是开始大肆屠杀、驱逐塞尔维亚人。武契奇的祖父就在那时被乌斯塔莎杀害,一家人逃难到贝尔格莱德附近。

  对于如今还在世的塞族人来说,这便是两族世仇的根源。所以武契奇和大多数塞族人一样,是个极端的民族主义者

  (两国正好位于东西罗马的边疆区,有种说法是天主教和东正教的宗教分歧,是两国世仇的根源)

  武契奇的父亲是一个经济学家,母亲是记者。在70年代社会主义的南斯拉夫,生在这样的高知家庭可以说出生就“衔着金汤匙”。

  武契奇成长在新贝尔格莱德区,区别于老城区作为面向未来规划的城区,这里经济充满活力有最先进的学校和基础设施,是城市新贵们云集的地方。所以武契奇身边从来就是精英云集

  与身边精英家庭的孩子一样,武契奇继承了父母的事业。他考上了贝尔格莱德大学、之后去英国留学和经商。返回南斯拉夫后他在波黑找了份记者的工作,结交了不少政客和商界精英。

  (谁年轻时还不是个偶像派?)

  伴随着南斯拉夫的动荡和内战,1993年23岁的武契奇马上开始投身政治事务。当年,他加入了塞尔维亚激进党(SRS),一个极右翼的民族主义党派!这个党派的政治诉求,是建立一个塞族人统治下的南斯拉夫。

  凭借着丰富的人脉和政治资源,以及高大帅气的出尘外表,武契奇马上成为了党派的招牌,政坛里数一数二的政治新星。入党当年,他就当选了国会议员仅仅两年后,他就成了SRS的秘书长!

  那是一个民族主义最为狂热的时代!1996年波黑战争期间,塞尔维亚政府支持了波黑境内的塞族共和国军队。克族、塞族、穆族的混战中,战斗和屠杀席卷了曾经的南斯拉夫。

  或许武契奇从那时起就牢牢把握住了政治的风向,他所在的激进党在政坛崭露头角。

  在惨烈的萨拉热窝围城中,武契奇自告奋勇前往萨拉热窝前线慰问塞族的部队和平民。这个年轻、忠诚、诚实的年轻人在政坛崭露头角。

  

  1998年,28岁的武契奇被任命为新闻部长,主管国内的媒体和宣传事务。彼时,西方介入巴尔干事务,塞尔维亚受到制裁,塞族军队节节败退,科索沃实质上脱离政府管理。

  民间对政府的不满情绪,也都体现在了媒体上。而年轻的新闻部长却展示出与年龄不符的“铁腕”。在美国轰炸南联盟时,武契奇要求所有编辑必须在报纸发行前先提交给新闻部审批,并全面驱逐北约国家的媒体记者。

  进入21世纪,塞尔维亚政坛宛如军阀割据,不同的党派掌控不同的政府部门。整体舆论形势,大致就是激进党代表的极端民族主义,与亲欧的民主党代表的自由派的论战。

  两派的矛盾,体现了塞尔维亚至今未能解决的矛盾:如何处理和欧洲的关系

  一方面,传统的南斯拉夫被肢解后,塞尔维亚失去了廉价原材料市场,市场规模和工业发展都陷入瓶颈。这个时候加入欧盟就能打开市场,提振经济。

  可是另一方面,想要加入欧盟就要“丧权辱国”!以前高度自治的科索沃,欧盟要其直接独立,塞族人进入欧盟要乖乖当“二等人”,大政方针全部“民主化”。

  (塞尔维亚等南斯拉夫各国宛如欧洲的孤儿)

  当年法西斯都没能奴役的塞尔维亚人,哪能受得了这个气。2006年,黑山也从塞尔维亚分裂了出去,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武契奇所在的激进党成为国会第一大党,与欧盟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塞尔维亚人在“面包”还是“骨气”上反复横跳。

  2008年,38岁的武契奇早已不再是当年的“政坛小鲜肉”,在第一大党经营多年的他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机会: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

  动荡的经济形势让塞尔维亚人集体高呼了一句:面包真香!

  (为了扭转经济更多的塞尔维亚人愿意加入欧盟)

  眼看民族主义将屈服于欧盟的面包之下,武契奇和他的导师激进党领导人尼科利奇发起了“正义的背刺”。

  二人先后退出了激进党,并且成立了塞尔维亚进步党(SNS)。虽然他们依然是民族主义者,也依然是非亲欧派,但是比起激进党绝不加入欧盟的理念,进步党选择了向现实妥协

  这种务实的态度,顺应了民意。武契奇在政坛多年积累的人气,让进步党所在的竞选联盟势如破竹,2012年尼科利奇在大选中拿下了总统的位置,武契奇追随他成为了塞尔维亚的总理

  尼科利奇上台之后为缓和与欧盟的关系,不仅在科索沃的问题上放松了口径。甚至连在文化上都迎合欧盟,被禁止多年的“骄傲游行”在贝尔格莱德恢复举办。

  (骄傲游行是LGBT群体的传统游行)

  欧盟的大门似乎敞开了,2014年塞尔维亚正式开始入欧谈判。

  3年后,武契奇顺理成章地登上总统宝座。他上台时说,希望能在2020年前加入欧盟。

  加入欧盟,就意味着要全盘接受欧盟的价值观和政策导向。从总理到总统,武契奇与欧盟的关系,好比是未过门的媳妇与刁蛮的恶婆婆。欧盟不断刁难塞尔维亚,这种“鸡蛋里挑骨头”式的指摘至今都未停止!

  (中国投资收购塞尔维亚企业欧盟要管)

  (6年别说入欧,就塞匈铁路一根铁路都没能修起来)


  (当然最核心的科索沃问题,塞不愿在主权问题上让步)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中,塞尔维亚持续6年的不断让步,武契奇受了一肚子气,却没有换来欧盟的任何一点援助。防疫物资?疫苗?欧盟的东西塞尔维亚一点都别想分到。

  也许他其他的话语可以探讨下是不是在“演戏”,但武契奇含泪说出的这句“欧盟的团结是写在纸上的童话”,完全有理由相信他是真心的。因为为了国民的意愿,这个“童话”他信了6年,也真的被坑了6年。

3

  了解武契奇的经历后我们不难发现,武契奇和特朗普相似点很多。

  一样是精英阶层出身、一样是“表演大师”,一样支持民族主义,走的一样是“偶像派路线”。最后的结果,也一样是被他最寄希望的事业抛弃。

  (事实上武契奇的老东家SRS确实最后都在挺特朗普)

  然而人相似,国不同。特朗普领导的是众星捧月的“自由灯塔”,而武契奇领导的却是“欧洲孤儿“塞尔维亚。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塞尔维亚反而容易跟俄罗斯、中国产生共情:因为同被西方人视为“异教徒”,是“邪恶”、“低劣”、“反人类”的代名词。

  (塞尔维亚也经常被西方媒体妖魔化)

  2000年开始,塞尔维亚全面信任西方,经济上实行了所谓的“超级自由主义模式”,私有化经济大行其道。塞政府天真地认为,只要同过去迅速割裂,就能加速实现市场经济理想模式,塞尔维亚马上便能和其他欧洲国家一样了。

  然而,私有化战略严重依赖外国尤其是欧盟直接投资的迅速流入,塞尔维亚的外国直接投资中,欧盟占了90%。

  但是西方资本并没有进入制造业等有助于提升塞尔维亚出口竞争力的行业,反而在银行业、通讯业、房地产等行业确立了垄断地位。

  表面上数据塞尔维亚经济涨势喜人,2008年年初时GDP增长率高于6%,可是增长有64%都是外资控制的服务行业贡献的,制造业值则仅为1989年的52%!

  2008年经济危机,欧洲的资本受到冲击后纷纷撤出了塞尔维亚,而留给塞尔维亚人的,只剩下竞争力低下、模式老旧的本土制造业。

  塞尔维亚人觉得,一定是因为自己不是欧盟国家,是自己不够自由,这才被欧盟抛弃了。这才有了武契奇带领塞尔维亚进行6年入欧谈判的故事。

  而新冠疫情下,欧盟对塞尔维亚的冷漠态度被持续放大,这让塞尔维亚人的入欧梦彻底破碎了!既然欧盟至今不会信任我们,那么这个欧盟不入也罢!

  (因为民族和宗教的原因,塞尔维亚和俄罗斯关系也非常密切)

  武契奇开始“跪舔”中国,一方面是因为他做过新闻部长,熟悉西方抹黑的套路,自然把中俄视为被欺负的同类。

  而更重要是武契奇用这种行为,强硬表达了对于欧盟的绝望!我宁愿隔着半个地球去找中国玩,也不再跟你欧盟演过家家了!

  事实上,2020年以前中国已经在塞尔维亚投资超过10亿美元,主要使用在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等实业上。

  所以说这一年来的中塞关系走近,看似来自疫情这一偶然因素,实则反映了两国近年来关系发展的积累

  我们当然可以不信武契奇这个男人的嘴,但欧盟的冷漠,中国的真诚,中塞一起挨过打的身份认同、良好的历史关系和明确的政治意愿,这都是实实在在客观摆在那里的。

  武契奇话语中反映出的,塞尔维亚极有可能放弃对欧盟的依赖,转而选择依靠中国的这一倾向,符合他们的国情,而不是他个人铁齿铜牙一张嘴的一厢情愿。

  如果在不远的将来,塞尔维亚真能够成为中国的“塞铁”,那一定是因为两国的共同利益,共存共荣的生态关系,而绝不在于武契奇夸中国的几句话。中国并不需要武契奇“绝对亲华”,只要他代表的确实是塞尔维亚国家的自身利益,那就足够了。

  参考资料:

  

中东欧国家和塞尔维亚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观点和立场——地缘政治视角

南联邦解体后塞尔维亚政治变革研究 李文睿

塞尔维亚转型困境及前景 陈旸

原文标题:武契奇,一个投机者,还是真朋友?

原文链接:https://c.m.163.com/news/a/G3M5EHBB05311J7S.html?spss=newsapp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武契奇,一个投机者,还是真朋友?》
文章链接:https://blog.soft997.com/hnews/3036.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