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能“分家”障眼法:假造车,真圈地?

  为了提振士气,顺便给新业务做个宣传,宝能大手一挥,独家冠名了央视的跨年晚会。本以为能刷波存在感,在全国人民心中留下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象。但没想到,那天人们讨论最多的竟然是:

  在过去的2020年,宝能数次陷入舆论的漩涡之中。

  董卿真美。

  宝能精心安排的观致汽车亮相仪式,就像最顶级跳水运动员的完美下落,连一个水花都不曾溅起。

  但对宝能来说,这似乎又不重要。因为车造得好不好,不是重点。

  1

  裁员风声

  牛年到来,宝能又被牵扯进漩涡中心。

  2月23日,风财讯得到消息,称“春节前,宝能集团各大版块已经开始裁员”,裁员比例达到:

  20%~30%。

  裁员顺序是“从上到下”:先总部,后下辖分公司;先S、A级,后B、C级。留下的员工会被降薪,比例按照职级的提升而增加,仍处在试用期的员工几乎逃不了被裁退的命运。而裁员方式更是“霸气十足”:让员工“自行离职”。如果你不同意,等待你的将是:

  没收电脑、工牌,注销OA账号、企业微信。

  在知乎上,一个名为《宝能集团2021年2月份年终奖怎么样?》的帖子下,已经有多人表示在宝能的年终奖拿不到了,并且还阐述了宝能在薪酬、文化、管治方面存在的不足:

  每天早上到公司开早会,要喊一句:我爱宝能,然后拍掌三声,还要唱歌颂宝能的歌曲。

  引起关注后,宝能的回应倒是很“佛系”:

  信息不实。对组织结构进行优化升级是宝能集团经营管理的常规举措,旨在更好聚焦业务发展,构建长期竞争力。

  把裁员说得如此清新脱俗的,着实不多见。

  说起来,宝能并不是第一次陷入裁员风波。

  这波裁员,是从宝能城发和宝能物流开始的。早在半个月前,宝能旗下的新零售板块——宝能生鲜就传出了欠薪、裁员、撤店的消息,甚至出现了“前一天通知转岗支援、后一天撤店遭辞退”的情况。

  不难猜到,这背后或许是成本的考量。

  进入2021年,宝能在试水生鲜社区店的半年后开始大肆扩张,曾出现500家门店一日同开的现象,还推出了百城百店计划,短时间内便在全国100多个城市开出了1000家门店。

  有人曾替宝能算过一笔账,按1000家门店计算,宝能生鲜每月亏损为:

  1500万元。

  纵使再有钱,也经不起这样败。更重要的是,由于宝能在去年做了较多收并购,目前资金较为紧张。

  这年头,地主家也没有太多余粮。

  2

  造车“离间”兄弟?

  这场裁员风波,起于传得纷纷扬扬的“分家”事件。

  当年“宝万之争”后,宝能系和姚振华一战成名,深挖之下,人们才知晓姚建辉和姚振华的兄弟关系。但最近三四年,“大老板”姚振华和“二老板”姚建辉持续“分家”,在“宝能系”内部不是秘密。

  2021新年伊始,姚建辉在公司内部公开宣称,他将彻底退出宝能集团,原因是与姚振华“经营理念不合”。姚建辉将其持有的“宝能系”其他公司股份赠送给姚振华后,将主营地产的宝能控股带走,并更名为莱华控股。

  姚振华与姚建辉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出身潮汕的姚氏兄弟,家族历来从商,有着潮汕人家庭观念重、为家族而奋斗的浓厚传统。

  1992年,在获得工业管理和食品工程双学位后,姚振华进入深圳,从一辆平板车起家,在很短的时间内,从卖菜做起,迅速积累了第一桶金。

  很多迹象都表明,在姚振华事业的起步阶段,兄弟姚建辉就已经出现在大哥身后,并默默无闻地挑起了整个公司日常经营管理的任务。

  尽管是兄弟,但两人性格截然不同。收购深圳前海之后,姚振华招摇的性格逐渐显现,数次在公司内部提及要“搞大项目”,后来的“蛇吞”万科就是这一心态的真实写照。

  但弟弟姚建辉牢牢遵守着潮汕商帮低调的传统,希望脚踏实地做好手头的业务,尤其对房地产业务情有独钟。

  而让兄弟间矛盾彻底激化的,是姚振华执意进军造车业务。

  2017年3月,姚振华挂帅的宝能汽车正式成立,起初注册资金10亿元。同年12月,宝能从奇瑞手中购买观致51%股份,以资本获得相对成熟造车平台。尔后,宝能先后在广州、西安、昆明、杭州、昆山等地签约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总投资额近千亿元。

  截至目前,姚振华旗下拥有两大车企,分别是长安PSA、观致汽车。就连孙宏斌都看不懂的乐视汽车,姚振华也动过真感情。

  天眼查资料显示,迄今宝能投资持股超过60%企业有56家,但当中投资额超过40亿只有宝能汽车、钜盛华两家公司。显而易见,汽车在宝能集团庞大版图颇为重要。

  明面上看,姚振华不顾成本一心扑向造车,进而与保守的兄弟产生嫌隙,顺理成章进行“分家”。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3

  造车,还是圈地?

  巨资花出去了,宝能的“造车梦”却不太乐观。

  其接盘的长安PSA,成立于2011年,据可查询到的销量数据显示,其在2018年全年销量仅为0.39万辆,2019年则仅为0.2万辆。低迷的销量使得长安PSA陷入持续亏损,长安汽车发布的一份资产评估报告显示,2016年至2019年9月,其累计亏损近60亿元。

  宝能收下的观致同样不容乐观,2019年,宝能观致仅卖了2万多辆,同比2018年的6.32万辆骤降65%。而根据2020年一季度乘联会数据,观致1-3月份销量不足500辆。

  收下两个亏损的“烂摊子”,宝能难道是在做慈善?

  答案当然不是。公开资料显示,收购长安PSA之后,宝能除了获得深圳工厂的控制权、整车生产资质外,还有大片可利用的工业用地,仅整车、研发和物流三块就有约2055亩。

  同样,收下观致后,通过不断在各地投资新能源项目,宝能获得的工业用地将近数万亩,且都是非常低的地价。

  除此之外,很快有人发现,与雄心勃勃的造车规划相比,宝能多个汽车基地建造和新车型研发进度缓慢。与此同时,其周边地产开发的行动却不慢,进度甚至超过了汽车基地的建设进度。

  2018年3月,宝能公开宣称一期产能50万辆,投资400亿元,实际一期落地仅为50亿元,整个项目也变为98亿元,生产基地投资缩水75%,产能缩水一半。

  而在西安,宝能的汽车生产基地还没见影,紧挨着的宝能汽车小镇售楼处就已开始售卖房屋。

  去年11月,发改委发布文件要求各地发改委上报新能源汽车的投资情况,其中重点点名了宝能汽车。宝能汽车回函承认虚假宣传、产能注水。

  这不禁让人怀疑,难道宝能造车是假,借新能源汽车的旗号大肆圈地才是真?

  在这样的背景下,姚氏兄弟“分家”,到底是理念不合,还是剥离优质资产、暗渡陈仓?

  4

  尾声

  宝能“大老板”姚振华一度被称为“股神”。

  从“卖菜”起家,靠着20多年的苦心经营,姚振华构筑起了一个多产业的庞大帝国。

  在南玻、万科、格力的大战中,人们已经见识到姚振华的资本运作实力。习惯了赚快钱的姚老板,自然看不上那些需要时间沉淀的行业。姚老板进军新能源汽车,打的依旧是资本运作的算盘:

  借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获得各地产业用地,进而为宝能地产完成跑马圈地的任务。

  地产人言曾做过统计,在2017-2019年间,宝能汽车在广州、贵阳、昆明、昆山、西安5地共拿下13宗地,总面积约为457.44万平米,其中还包含8.15万平住宅用地。

  数据统计显示,宝能汽车拿到的 449.29万平米工业用地中,仅43万平米建成投产,不到10%。那些没有建成的产业园,还能用来融资。

  住宅用地更没有得到丝毫浪费。在昆明,宝能第一台车下线依然遥遥无期的时候,草海旁的楼盘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名字——滇池九玺花园 。

  宝能是否能造好车,我不知道。但我知道——

  在拿地上,宝能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内容来源:观点

原文标题:宝能“分家”障眼法:假造车,真圈地?

原文链接:https://c.m.163.com/news/a/G3M6JVKE052184FQ.html?spss=newsapp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赞(0) 打赏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宝能“分家”障眼法:假造车,真圈地?》
文章链接:https://blog.soft997.com/hnews/3050.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